末夫

我迷恋摄影。

下午是去洞里萨湖看越南浮村,也就是越南难民来这里躲避战乱后沿湖定居下来的临时村屋。他们的吊脚楼随着旱雨季湖水的涨落移动,而洞里萨湖旱雨季水位的变化相差十倍。现在洞里萨湖的船票,不带日落是15美元每人,带日落的是20美元每人。为我们开船的船老大也是越南人,因为他的英语也是蹩脚,所以我们交流不多。
前些天一直在吴哥窟周围的寺庙遗迹里转悠,建筑和树荫遮阳,也不觉得很热。到了洞里萨湖上,真正地感觉到热带阳光的火辣,还好湖面有风,船的速度也带来了凉爽。船刚驶出码头,就看见了许多水上屋村,和以水为生的越南船民。面对镜头,他们像熟练的演员,总能给你良好的角度和镜头感,还有那朴实和善的表情。
在我们新奇地四下张望和随意的谈笑间,一只小船突突靠近,一个全副武装的小女孩矫健地翻身到我们的船上,她睁大闪亮的大眼睛,向我们兜售各种罐装的饮料,生意成交后又异常神速轻捷地跳回到自己的带马达的小舢板上,整个过程行云流水,如一场表演。
我示意船夫尽量靠岸行驶,那样,我就可以多拍一些岸边的船民。也许是下午较早,许多人都还在午睡的缘故,船屋外面的甲板人影稀少,湖面上舢板也不多。我通过长焦镜头看见这位老太太,似乎正在整理捕获的鱼货,她的银发在强烈的阳光里颤动着光芒,刀刻般的皱纹显示出岁月的沧桑。
临水而居,与水亲近。洞里萨湖上的船民从小就有非凡的水性,许多小孩子就这样纵身一跃去湖中洗澡,然后又青蛙蜥蜴般爬回船屋,如鱼得水是他们日常生活的最好写照。他的家人似乎在观望过往的游船,也似乎发现有镜头在对准他们。他们默默地生活在被围观的湖上,而我们无法确切了解他们的心态,能够了解的是我们这样的看客,猎奇一般,像看一场电影。
远远的看见岸边一片船屋前的小船上有小孩在耍蛇,我拍了一下,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警觉而且敏捷地开足马力赶上我们的游船,耍蛇的小男孩向我讨要一美元,我给了他,小男孩却又伸出两个手指要两美元,我果断说NO。看他们一家离去的时候,是多么的欢欣鼓舞。
在雨季里,洞里萨湖海一般辽阔。蓝天白云映得浑黄的湖面也显得清澈起来,突突的马达,浓烈的阳光,远处滑过的小船,如同梦幻般不真实。
天色忽然阴沉起来,阳光偶尔地在云层的间隙里露出金色的华彩。浮村的船民或许是到了晚餐时间,都在船的甲板或者船屋门前围坐下来。夕阳洒在他们的周围,油画般浓郁的色彩彷如水上伊甸园。
在一个类似村口的地方,船民聚集在一起闲聊家常,或是飞流短长。漫天的云彩映衬着破败草棚,却是另一番美景。或许,我们作为游客的猎奇只是短暂的经过,我们感觉的世外桃源,在他们而言却是辛劳困苦。在穷困落后的暹粒,即使那些著名风景区周围的民众都是清贫的生活,更何况洞里萨湖上的越南船民。
天突然黑了,风呼呼的扑面而来,司机开足马力,雷雨云脱缰野马似的奔涌过来,有灾难电影的气势。靠近码头的岸边船都靠岸避风了,原本喧闹的码头突然安静下来,等我们跑出码头,看见人们都在奔跑,而司机沙沙已经拉开车门等待我们上车。当汽车拐上大路,一场大雨倾盆而下。

暹粒游记 8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末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