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夫

我迷恋摄影。

前面一对金发碧眼的情侣,昨天在塔布戎寺就遇见过他们,今天好几次遇见,想必他们的线路设计与我们差不多。看见年轻人如胶似漆的爱情,除了祝福,就是羡慕。
为了爬上空中宫殿,女儿好一番踌躇。昨天为了上吴哥窟的顶层,已经腿脚哆嗦,但是看见许多韩国的小孩子都奔跑着往上走,她似乎也壮了胆子。上到空中宫殿,好一阵凉爽的风,那些遮荫蔽日的回廊,真是观景的好地方。传说陀罗跋摩国王因受了女蛇王那伽的引诱,不得不每天晚上去空中宫殿与蛇妖幽会,否则,蛇妖将发大水淹没高棉。为了百姓不受糟蹋,国王只能每晚赴约。坐在烈日下的回廊里,是难以联想那些古代的传说,但又有谁能够在月光如水之夜上得这空中宫殿,更不必说月黑风高了。
国王与蛇妖的故事,既有人性的软弱,又有神性的高洁,高棉人就是在人性的软弱与对神的敬仰中世代传承。如同我们在街道上遇见的暹粒人,谦卑而温顺,有求乞但不贪婪,但愿文明世界的狡诈与险恶不去沾染他们。这个世界太少净土,现世的罪恶毒过蛇妖。
在攀爬去顶层的地方,我们又看见了这对情侣,他们微笑着相互鼓励,上到顶层相拥而吻。当看见美好,就会觉得这个世界只剩下美好了。蓝天白云,断垣残壁,这残缺的美丽似乎是神留下的箴言,人类再伟大也无法留下永恒。如果这些建筑没有被毁坏,当初暹罗人不曾侵占豪夺,高棉会如何,吴哥会如何。这是个没有答案的发问,我们所能看见的不是高棉人的失败,而是他们的坚强。他们失去了吴哥的灿烂文明,但他们让整个世界看见,他们曾经的伟大。
在热带的国度,为了抵御烈日,要包裹头脸和身体我还能理解,但看见许多当地人都戴着厚重的绒线手套就有点不解。看这位tutu车司机,招呼我过去拍摄他,然后跟我攀谈租他的车,由于我蹩脚的英语,没能问清楚他戴手套的缘由。整个旅程始终匆忙,后来也忘记问我们的司机沙沙。
偶然我从镜头里扫到这皮匠摊,要不是长变焦的镜头,在那么浓烈的阳光里,很容易忽略阴影中的一切。那老外脱下鞋子,一边要皮匠修,一边谈着价格,一边还跟旁边的人聊天。在暹粒没有当地人或游客,所有人一起编织成暹粒的生活,慵懒、火热、温情……
我越发地喜欢暹粒了,玩了一天半,那些古迹多少有些审美疲劳,而当地的生活越来越吸引我去关注。我始终拿暹粒跟丽江比较,发现他们有惊人的相似,当地人表面慵懒而内心精明,游客呢,表面睿智而内心天真。
在暹粒,经常会遇见手臂或腿受伤的残疾人,他们有些是战争时期的军人,而更多的只是受地雷伤害的平民。红色高棉留给这个佛教国家深深的伤痛,这些受害者不断地提醒我们,人只有在神的管辖之下行善,否则,撒旦之恶能摧毁一切生灵。我非常钦佩这些残疾者,他们总是露出四面佛一般的微笑,低声地乞讨,也不纠缠。这位更是以贩卖地图和图书维持生计,在他灿烂的笑容里看不见悲苦,看见的是人的尊严。

暹粒游记 4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末夫 | Powered by LOFTER